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昆明市委书记,“接力”落马

□ 《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 江洲

CFP465766574_副本

在激进式改革和大拆大建争议声中,仇和、张田欣、高劲松三任书记相继被查。

人物简介:

高劲松,生于1963年8月,云南沪西人。曾任昆明市五华区区长、区委书记,玉溪市委副书记、市长,曲靖市委书记。2014年8月,任昆明市委书记。2015年4月10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谁都没想到,一向低调的高劲松,从昆明市委书记的位置上落马后,在全国出了名。“这远远超过了他从政的二三十年。”当地一位官场人士对《环球人物》记者说。

4月10日,中纪委发布消息称,高劲松因违纪违法被调查。这距离他的前任张田欣的落马,还不到9个月。而在一个月前,张田欣的前任、时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的仇和也被查。据悉,3个人中至少有两人事发是在省会书记的任期内。三任书记接连落马,昆明市委书记的位置为何就坐不稳?

被曝给白恩培送数百万

与此前当地的落马官员不同,高劲松出事前坊间基本没有什么传言。听到他落马的消息,许多人都感到吃惊。一位当地媒体人看到同行发来的微信后,还特地打过去问:“消息是否确切?”

据公开资料显示,高劲松是云南泸西人,17岁参加工作,曾任昆明市委办公厅调研处副处长、正科级秘书,五华区委书记助理等职。1996年,33岁的高劲松任五华区副区长。此后的10多年间,高劲松青云直上,历任五华区委副书记、区长、区委书记,昆明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党组副书记等职。

2008年1月,高劲松离开昆明市,调任云南省第三大城市玉溪市副市长、代市长,两个月后任玉溪市市长,荣升正厅。2012年12月,他转任曲靖市委书记,开始主政一方。2014年8月,他接替张田欣出任昆明市委书记。

随着消息的确认,人们开始关注,高劲松因何落马?当地一位官场人士认为,高劲松被调查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在现任职位上出了事,另一种是在任昆明市委书记之前就存在违纪违法行为,属于“带病提拔”。而且,按照惯例,历任昆明市委书记都是云南省委常委,但高劲松直至“落马”都没能进入省委常委序列。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环球人物》记者,有人说,高劲松在从昆明市常务副市长调任玉溪市市长时,曾给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的白恩培(已被查)送了300万元;在从玉溪市市长升任曲靖市委书记时,又给白恩培送了500万元;而从曲靖市委书记调任昆明市委书记时,可能付出了更高的价码……凤凰网的一篇报道也给出了这样的说法。该报道称,“高劲松涉嫌向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输送利益,金额在数百万左右。多位云南官员指出,白恩培及其妻子张慧清在接受调查期间交代出多条受贿线索,牵涉到多位现任官员。”如果上述事实被确认,还可能引发云南官场的另一场大地震。

高劲松落马后,当地一位退休老干部告诉《环球人物》记者,他曾被两个人的就职演说感动过:一个是仇和,另一个就是高劲松。他至今还记得高劲松出任昆明市委书记时的就职感言:“省委决定我到昆明担任市委书记,深感责任重大,如履薄冰,唯恐有负重托、有负使命。”“只要我们拿出逢山开路的闯劲,敢于涉险滩、敢于破藩篱、敢于担责任,就一定能够创出新天地;只要我们拿出甩开膀子的干劲,动真格、用实功,直面矛盾,勇往直前,就一定能够跨越艰险,开创新局面……”现在听来,都成了讽刺。

2006年10月19日,昆明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高劲松率市经委、发改委、财政局、水利局、民委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到寻甸县进行调研。_副本

昆明是高劲松仕途的起点,也是终点。图为2006年10月,时任昆明常务副市长高劲松(前右二)到寻甸县调研。

从低调到高调

高劲松的口碑似乎比仇和要好一些。在仇和落马的第二天,昆明街头就有人打出“彻查与仇和有关的人和事”的横幅。高劲松落马后,还没有类似的举动。当地一位媒体人士认为,这可能与高劲松一向低调的作风有关。

据这位记者说,因为采访的原因,他曾多次接触过高劲松。“这个人没有架子,也不爱摆谱。”一次,在昆明市两会上,作为五华区委书记的高劲松,发言就非常谨慎。而与其搭档的区长说话就显得有些锋芒毕露。当时,就有不少官场人士认为,高劲松的处事风格很符合中国官场,还有晋升的空间。果然,不久后他就得到了提拔。

2004年1月,高劲松当选为昆明市常务副市长后,从会场走出来,遇到几个熟人。当大家迎上去祝贺,称他为高市长时,他跟大家边握手边说:“不要叫我高市长,还是叫高劲松吧。”这件事据说在当地的官场广为流传。

在主政玉溪和曲靖时,高劲松也延续了这种低调。现在说起来,许多当地人都对他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只是觉得他看上去很严肃,做事还算认真。

不过,在上任昆明市委书记前,高劲松动用了些非常手段。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当时昆明市委书记的人选不止高劲松一个人。为了给自己做政绩,高劲松让曲靖市委宣传部邀请了不少媒体到当地做报道。而他上任后,更是一改往日的做派,频繁在当地媒体上亮相,许多人感觉高劲松“好像一下子冒了出来”。

2014年10月14日,昆明市晋宁县“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的施工人员,与项目所在的富有村村民发生冲突。事件造成8人死亡(企业施工方6人,村民2人),18人受伤。刚上任两个月的高劲松就当上了“救火队长”,他几次赶赴富有村安抚百姓,还将该村定为自己的联系挂钩对象。当时一些门户网站,还把他的讲话做成标题——“对照焦裕禄,想想权力从哪来。”

pbu243539_06_副本

仇和,生于1957年,江苏滨海人。曾任昆明市委书记、云南省委副书记等职。

pbu127281_01_副本

张田欣,生于1955年7月,云南江川人,曾任云南省委宣传部部长、昆明市委书记等职。

为何都没坐稳书记之位

一个省会城市,三任书记前腐后继,不能不让人产生联想。

有人认为,万物皆有因,都不是无缘无故的。这主要还得从昆明的建设发展规划说起。1999年,昆明在世博会后就步入了一个尴尬的发展周期,旅游产业没做起来,传统产业没跟上,新兴产业也发展不足。与此相伴的是,随着昆明摊大饼式的“大跃进”发展,城市的环境承载力、交通和滇池治理等问题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瓶颈和挑战。

? 因此,昆明的发展一直被外界讥为温吞水。在“仇旋风”空降昆明之前,二环快速系统一直是图纸上的空想,地铁更没有人敢想过,螺蛳湾等老城区的搬迁也因一波三折而搁浅……但这一切在仇和调任昆明市委书记之后均得到显著改善或成为现实,也因此导致从政界、商界到民间,一开始对仇和的评价呈一边倒之势,仇和的铁腕执政在那几年也达到顶峰。

然而,过多的历史欠账和眼前的现实之需,从仇和大刀阔斧开干的那一刻起就埋下了隐患。昆明在此轮激进式改革中不可避免地落入了土地财政的怪圈,大拆大建带来的不满和各种社会矛盾遍布当地数百个大大小小的城中村。在此过程中,被指利益交换的江苏籍企业进入了昆明多个领域的工程建设和项目开发,其中包括业界有名的中豪置业公司和自称为“仇迷”的高人刘卫高。

仇和主政宿迁时就与刘卫高相识。2011年,总投资约320亿元的“中国昆明螺蛳湾国际商贸城”小商品城项目,在昆明以64.87亿元价格一举拿下27块需整体竞买的地块。该项目开发商为中豪置业公司,董事长就是刘卫高。今年2月底,宿迁市委的一次内部会议上,有人证实,宿迁市的全国人大代表刘卫高正在接受调查。一位当地官员称,“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就觉得仇和要倒霉了。”外界揣测导致仇和落马的“导火索”,也和刘卫高有关。

其间,民间的“挺仇派”仍坚持认为,如果昆明市委书记一职继续由仇和担任,则“昆明难题”都会在他的铁腕治理下得到化解,昆明也会迎来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但民间这种一厢情愿,在“一片争议声中”以仇和上调云南省委副书记而破灭,昆明的发展也如一列疾驰的火车被突然紧急制动。

2011年12月,从云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任上来的张田欣,接过了他并不熟悉、更不知从何下手的一个“烂摊子”。在张田欣任内,昆明的发展除了延续前任的诸多工程、建设规划外,如火如荼的新昆明建设似乎只剩下重新翻修几条大道或是种上一些花花草草。

当时就有学者认为,以张田欣的履历和水平,来治理昆明这样一个扮演面向东南亚、南亚的中心城市,实在勉为其难。面对一个个难题,张田欣要做事,只有从土地上打主意。于是,人们看到占地规模庞大的“古滇国”项目大张旗鼓地上马了,“晋城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也开工了,结果后者导致了晋宁县富有村悲剧的发生。张田欣也不可避免地以悲剧结束了仕途。中纪委的结论是,张田欣失职渎职造成国有资产损失,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谋取私利,其行为构成严重违纪。2014年7月,张田欣被开除党籍,降低数级,成为了一名副处级干部。有人因此调侃道:张田欣从处级干部到部级干部用了30年,从部级干部回到处级干部只用了一天。

但昆明被暂时掩盖的多重矛盾,并未因张田欣的下台画上句号。所以,接替市委书记的高劲松不得不充当起“救火队长”四处灭火。

显然,仇和时代透支式发展留下的隐患,以及张田欣任上的毫无建树,远不是一个高劲松就能解决的。随着呈贡新区的进一步发展,如何让这个被媒体称为“鬼城”的新城摆脱靠卖土地过日子的窘境,是摆在昆明市领导面前的一道考题。而投入巨资的滇池治理似乎也远未达到预期目标,所以昆明市分管滇池治理的领导一度被国家环保部约谈。此外,昆明多个城中村遗留的半拉子工程也成了对昆明政府执政水平、执政智慧的考验……

虽然高劲松上任后四处走访、调研,并提出了一些“灭火措施”,但遗憾的是,高劲松还是因腐败步了前两任书记的后尘。

当地官场人士指出,即便高劲松在就任昆明市委书记之前没有违纪,在当前面临的种种发展瓶颈下,他也有多道难以逾越的坎,谁也不敢保证这个过程中他能善始善终。

回顾昆明三任市委书记的落马,留给人们的除了深思,还有什么?似乎谁也难以说清楚。

责任编辑:刘馨瑶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4-23 15:20

标签

相关文章

与仇和一路同行的开发商在宿迁项目已全部停工

3月15日,中纪委网站宣布: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这则看似简短的通报在某...

2015-03-17  评论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