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哥萨克人,“普京的马鞭”

□作者:白用夏

CFP464815797_副本

2015年3月18日,戈尔什科夫在创作普京雕塑像,将其“雕”成罗马皇帝的样子。

CFP430863549_副本

2012年8月,莫斯科街头一队哥萨克骑兵身穿传统制服进行和平游行,庆祝反拿破仑战争胜利200周年。

“普京大帝”,这个已被人们熟知和认可的称谓,将有新叫法——“罗马皇帝”。
    3月22日,俄罗斯圣彼得堡哥萨克议会宣布,将在当地为俄总统普京塑一座青铜胸像。当地哥萨克首领普利亚科夫称,普京是“一位配得上活着得到这一荣誉的男人”。雕像由俄雕塑家戈尔什科夫设计,“普京”身着紫色宽袍、头戴古罗马桂冠。戈尔什科夫称,这是花费一年时间、斟酌许多方案后定下的。但外界猜测,这种“罗马皇帝风格”恐怕从一开始就确定了。
  
    为啥是“罗马皇帝”
    俄罗斯与罗马的渊源要从拜占庭帝国说起。拜占庭也称“第二罗马”,许多制度和风俗沿袭了古罗马帝国。后来,信奉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被奥斯曼土耳其所灭,同样信奉东正教的莫斯科大公伊凡雷自封沙皇,将莫斯科称作“第三罗马”,以强调“高贵血统”。圣彼得堡则是沙皇彼得大帝建立的,是沙俄强盛的象征。在圣彼得堡为强人普京塑“罗马皇帝”像,寓意就在于此。更何况,塑像者还是以“普京的马鞭”“忠君爱国者”自居的哥萨克人。
    哥萨克是个在游牧和征战中形成的军事化组织,崛起于顿河、第聂伯河和伏尔加河下游地区,后来迁徙到黑海、里海流域。在沙俄时代,他们成为帝国骑兵的中坚,随着征战向外扩张,东至西伯利亚和日本海沿岸,南至伊朗。哥萨克人被认为是混血儿,民族成分复杂。但许多哥萨克人出于自身利益考量,仍将俄罗斯强势领袖当成自己的“共主”。他们给人的印象是“粗线条”“直肠子”,敢于直言不讳,同时崇尚强权和武力,带有浓厚的帝王思想。
    历史上,哥萨克人最擅长的是“马鞭”工作,不过,“献铜像”这种“细活”虽非其所长,却表明了哥萨克人愿意做“普京的马鞭”,因而引起外界关注。
  
    帮了普京大忙
    黑海之滨和顿河流域是哥萨克的发源地和历史上最集中、最活跃的地带,苏联解体后大多划给了乌克兰。但许多哥萨克团体仍“心向俄罗斯”,成为乌克兰政局动荡中一系列亲俄行动的骨干。
    乌克兰境内生活着许多俄罗斯人,大多居住在克里米亚半岛和东部地区,但哥萨克团体却不同,他们遍布乌克兰全境。这与哥萨克的传统有关:作为兵牧合一的军事团体,哥萨克人自沙俄时代起就驻扎在指定防区,哥萨克骑兵师的番号、军服甚至一直沿用到斯大林时代,苏联元帅朱可夫就曾任顿河哥萨克第四骑兵师师长。
    乌克兰危机爆发后,顿河哥萨克人坚定地站在亲俄派一边。由于他们处于“敌后”,使乌克兰政府无法全力对付克里米亚和东乌。去年4月中旬,乌克兰哥萨克团体“敖德萨哥萨克”突然宣布独立,打了乌克兰民族主义大本营一个冷不防,为克里米亚“回归”和东乌亲俄派起事争取到了最宝贵的时间,帮了普京的大忙。
    在东乌战事中,许多哥萨克“志愿者”的加入让亲俄武装战斗力大增。俄国家杜马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沃达拉茨基就是“俄罗斯及海外哥萨克力量联盟”第一主席,去年7月东乌战事正酣时,他曾公开承认,哥萨克团体积极参与了乌境内的“支援参战”活动,参战人员总数达数千人。
    有消息称,哥萨克团体卷入“普京的战争”由来已久。早在普京发动车臣战争、解决当地分离主义政权之时,哥萨克人就作为亲俄势力的志愿兵参战。后来,大批富有实战经验的哥萨克人活跃在南奥塞梯、阿布哈兹和德涅斯特河沿岸,继续发挥着“普京的马鞭”的功能。

 

也在为自己表功
    有人说,沙俄时代的哥萨克人,经常做一些沙皇不便做的事,如远征西伯利亚、吞并中亚诸汗国等。如今的哥萨克人,也常做些普京不便直接出面的事。比如在乌克兰问题上,普京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强调“俄罗斯在乌克兰没有一兵一卒”,而沃达拉茨基却几次三番炫耀哥萨克人的参与。俄官方可以“哥萨克不是俄政府武装”为由撇清责任。这样既让对手感受到“普京之鞭”的威慑力,又有苦说不出。在南奥塞梯、阿布哈兹等地区的武装冲突中,普京也或多或少采用过相似模式,既开疆拓土,又避免授人以口实。
    自然,普京对哥萨克人也不错。2005年,他提出《关于俄罗斯哥萨克人的国家义务》法案,允许哥萨克团体保留其特殊利益。投桃报李,哥萨克团体在此后几场战争中如此卖力,奥妙正在于此。
    不过,普京也很注意和哥萨克团体保持适当距离。无论沃达拉茨基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炫耀,还是这次的“铜像事件”,都听不到克里姆林宫的直接评价。这固然有普京要避瓜田李下之嫌的意思,也因为哥萨克团体在历史上就有桀骜不驯、我行我素的传统。他们帮过俄罗斯和沙皇不少忙,也捅过不少娄子。哥萨克人在国家出现动荡时会莫衷一是,如“十月革命”后顿河哥萨克就分裂了,有的支持红军,有的支持白军,还有很多人流落到外国,依附了其它势力。如部分里海哥萨克人,后来就成为波斯王室的军队骨干。从这一点来说,普京也许认为,和哥萨克保持“安全距离”也是必要的。
    至于当今的哥萨克团体,他们推崇俄罗斯强势领导人,一方面是传统使然,另一方面也是现实利益考量。以此次“铜像事件”为例,他们高调塑造的,又何尝只是普京的铜像——他们也是在歌颂哥萨克人“忠君报国”的光辉历史;而圣彼得堡哥萨克团体所宣称的造像理由是“收复克里米亚”,则大有暗示“这是我们哥萨克的功劳”之意。说到底,哥萨克人既是在为普京塑像,也是在“塑自己的像”。

 

责任编辑:刘馨瑶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4-09 08:40

标签

相关文章

16张图看普京如何从政坛酷大叔变大爷

普京的15年光阴,多多少少也有着俄罗斯变化的影子,就像BBC说的那样“尽管俄罗斯出现了很多问题,但普京(在...

2015-04-02  评论

美国共和党人认为 奥巴马对美国威胁甚于普京

三分之一的美国共和党人认为,总统奥巴马对美国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这个比率高于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叙...

2015-04-01  评论

普京,归去来兮皆潇洒

俄罗斯时间3月16日下午2时许,当身穿黑色西装、戴深红色领带的普京与吉尔吉斯斯坦总统一道走入会谈厅,轻松...

2015-03-23  评论

普京终露面 “失踪”七天引发“宫廷叛乱”流言

这是俄罗斯第二次对普京“失踪”的传言辟谣。俄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12日表示,普京身体“绝对健康”。他开玩...

2015-03-14  评论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