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缅北困局,数十年难解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郑心仪

CFP464701482_副本

2015年3月1日,缅甸果敢同盟军士兵在巡逻。

  10多支民族武装拥兵自重,与政府分分合合

  3月13日,悲剧突如其来地降临到25岁的云南边民柳金芒身上。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从缅甸方向飞来一颗炸弹,把她丈夫姚桃树当场炸死,她的帽子被炸飞,多处受伤,幸好没有伤及要害。柳金芒家在临沧市耿马县孟定镇大水桑树村,离中缅边境线仅1000米左右。此次悲剧造成村民5死8伤。
  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迅速作出反应。当晚,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紧急召见缅甸驻华大使提林翁,就缅军机炸弹造成中方人员死伤提出严正交涉。中国空军多批战机起飞,对抵近中国边境的缅甸军机进行跟踪、监视、警告、外逼。3月14日下午,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与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紧急通话,要求缅方严格约束部队,否则中国军队将采取“坚决果断措施”。
  当时,缅甸总统吴登盛正在国外访问,未对事件作出正式回应。3月15日,缅甸总统办公室副主任吴卓铁声明称:“该事件不是政府军所为,我们有证据证明该事件与我们无关。”并暗示可能是缅甸少数民族武装果敢民族民主同盟军(下称果敢同盟军)为了制造误会所为。但果敢同盟军立刻否认,称他们“根本没有重武器”。

 

图为果敢军正在整理武器_副本

 

图为果敢军正在整理武器。

图为果敢军正在列队_副本

图为果敢军正在列队


  
      统一意识薄弱
  缅甸国内此番爆发的武装冲突,主要发生在缅甸北部掸邦境内的果敢地区。果敢毗邻中国云南省,是一个以果敢族为主体的自治区。而冲突的根源,甚至可以追溯到英国殖民统治时期。
  19世纪,英国人用枪炮打开缅甸的大门,将缅甸中央王朝也未曾真正统治过的掸邦、克钦邦等地方强行粘合在一起。生活其中的各少数民族,与缅甸主体民族缅族一起,被纳入到英国的统治之下。英国对各少数民族分而治之,包括果敢地区在内的各少数民族聚居区因此拥有了较大的民族自治权,传统的社会形态也得以较为完整地保留下来。但这种分化政策,势必导致缅甸统一的民族意识十分薄弱。
  1947年2月12日,缅甸独立运动领导人昂山召集各民族领导人在掸邦彬龙开会,签署了《彬龙协议》,同意建立统一的缅甸联邦,承诺各少数民族高度自治、相互平等,甚至保留从联邦中分离的权利。这份协议非常粗糙,少有细节,甚至还有一些“口头允诺”,像“如果缅族人得到一块钱,那其他民族也会得到一块钱”等。这样做的目的是为尽快处理好民族问题,促使英国政府赶紧交权。昂山被推选为临时政府总理。
  但仅仅过了5个月,正在仰光秘书处大楼里开政府筹备会议的昂山被闯入的3名身穿军装的暴徒用冲锋枪打死,暗杀被认为是缅甸爱国党所为。昂山的突然身亡,不仅为缅甸的独立进程蒙上了阴影,也为《彬龙协议》的最终破灭埋下种子。
  1948年1月4日,由吴努担任总理的缅甸新政府宣布脱离英联邦实现独立,并继承原宗主国的所有领土主权。缅甸独立后,由于战后重建所带来的经济压力、积蓄已久的民族矛盾、宗教矛盾等多重原因,几个主要的少数民族显示出离心的倾向。对少数民族态度温和的吴努无力处理这个乱摊子。他的“退让和软弱”,让号称“缅军之父”的缅军总司令吴奈温钻了空子,他决定发动军事政变,自己走上前台。
  1962年3月2日清晨,吴奈温发动政变,缅甸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军政府统治。吴奈温上台后,迅速撕毁《彬龙协议》,推行对少数民族进行打压的大缅族主义。在民族矛盾日益激化的情况下,各民族逐渐拉起了自己的武装,谋求独立或者高度自治。吴奈温军政府统治的建立,也拉开了目前全世界持续时间最长内战的序幕。
  
      实力对比悬殊
  经过多年的盛衰兴亡、博弈重组,缅北地区大约还有10多支大大小小的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真正有实力的,除了佤邦军、果敢同盟军和勐拉军这3支武装,还有克钦独立军、德昂民族独立军和坤沙蒙泰军。其中,克钦独立军活动区域在克钦邦,果敢同盟军在掸邦。
  内战期间,缅甸政府同少数民族武装时战时停,曾经多次签订停火协议。1995年12月20日,果敢同盟军领导人彭家声首先与缅甸政府签署停战协议,果敢成为“缅甸掸邦第一特区”,实行高度自治,彭家声担任特区主席,人称“果敢王”。
  随着缅甸民主改革进程的推动,缅甸中央政府对地方的掌控也在逐步增强,短暂的和平走向了尽头。2008年,缅甸通过新宪法,要求在2010年大选前改编缅北武装,遭彭家声拒绝。2009年7月底,缅甸军方以“叛国”为名向彭家声施压,双方谈崩。
  2009年8月8日凌晨,缅甸军方以果敢枪械修理厂制毒为借口,派出30名警察搜索该厂。遭拒绝后,缅甸政府向果敢调派军队,与果敢同盟军形成对峙。15天后,投靠政府军的果敢同盟军副司令白所成在果敢发动政变,彭家声下野,果敢被政府控制。
  彭家声销声匿迹后,有传言他已经死亡的,也有说他投降缅甸政府的。直到2014年底,彭家声高调复出,宣布重组果敢同盟军。2015年2月9日,果敢同盟军打出“光复果敢”的口号,攻入果敢首府老街,与缅军发生冲突,果敢战火再起。
  据彭家声自述,他当年落败后,带着仅剩的几十个人辗转到过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在颠沛流离的日子里,他还差点因为严重胆结石丢了命。
  现年84岁的彭家声,祖籍中国四川,出生在果敢。他性情刚烈,胆子极大,有着一股不怕死不服输的狠劲。为重回果敢,他始终在积蓄力量。2012年,他找到克钦独立军总部寻求帮助,“他们以为同盟军已经彻底被消灭了,但看到我能重新回来,当场拍板给了我们100条枪”。
  中国社科院东南亚问题专家杜继峰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果敢同盟军在近期发难,和缅甸国内局势紧密相关。一方面是为了引起国内外的注意,力图逼迫政府把果敢同盟军纳入正在进行的全国停火谈判,争取更多的权益。另一方面,克钦独立军今年年初与政府军爆发冲突,迫使缅甸政府抽调兵力,客观上也为果敢同盟军的东山再起创造了条件。
  不过,重组后的果敢同盟军与缅甸政府军实力相差悬殊。政府军有海陆空50万人,而果敢同盟军至多两三千人,只能依靠当地民众支持,利用果敢的山区、丘陵地形与政府军打游击战,战斗与其说是为了独立,不如说是一种自保手段。
  事实上,不仅果敢同盟军,缅北地区的其它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的实力都不足以与政府军抗衡。他们的规模大多在几千人到万人左右,克钦独立军有1.8万人的兵力,已可称得上一方诸侯了。而每次冲突能辐射的区域往往也只有几百、至多几千平方公里。缅北地区在媒体镜头下战火连天,但实际上,局势仍旧在缅甸政府的控制之下。
  

20090829064za_副本

 

2009年,时任掸邦第一特区主席的彭家声。


      如何处理中缅关系
  随着2015年缅甸大选的临近,缅甸国内各方势力也开始有所动作,缅北局势也成为各方想要打的一张牌。在对待少数民族武装的问题上,吴登盛政府希望通过谈判来解决,军方则想以军事手段压服对手。杜继峰分析认为:“这次云南边民被炸,如果不是因为飞机设备老旧或者飞行员操作不当导致的偶然事件,就很可能是缅甸军方制造的,目的是通过这个事件来激化矛盾,引起国内外关注。缅甸军方一直有一种说法,认为果敢同盟军能在几年内迅速恢复力量跟中国有关。这显然是不符合吴登盛政府寻求稳定局面需要的。”
  但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是缅甸各方政治势力不能不重视的。3月16日,缅甸国防部长韦伦表示,缅甸政府正在就缅甸军机炸弹造成中国边民伤亡事件成立调查委员会,以查清事件真相。17日,有缅甸媒体报道,缅甸军方将正在果敢地区指挥作战的3个步兵师师长撤职。这个消息如果属实,“那可能就是向中方展示的一个姿态”。
  中国与缅甸山水相连,比邻而居,边境线长达2000公里。而果敢与中国的关系更有特殊之处。现在占据果敢人口多数的果敢族,大多是南明遗民的后裔。1658年,南明末代皇帝朱由榔带领数千随从败退缅甸,他带去的绝大部分官兵百姓都选择留在了缅甸北部地区。还有一部分是行走在古代“南方丝绸之路”上的中国商贾马帮留下的后代。而“二战”中被打散的国民党远征军的老兵们流落缅北,也辗转来到果敢。作为缅甸官方承认的135个少数民族之一,果敢人依然说着云南方言,至今仍保持着较完整的华人传统。
  但这也使得在缅北发生的每一次冲突,都会对中国产生影响。自今年2月果敢冲突发生以来,到3月7日,共有约6万人次缅甸边民进入中国境内。仅云南临沧地区就安置了1万多人次的缅甸边民。特别是3月1日,临沧的沧源县发生了5.5级地震,安置在那里的缅甸边民极大地增加了中国抗震救灾的压力。而中国边民被炸,更令中缅关系陷入比较微妙和困难的状况。
  不过,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宋清润告诉记者,缅甸不仅是中国未来“一带一路”建设的战略主攻方向,也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很多大的战略项目都需要与缅甸进行合作,一个好的中缅关系是对中国更有利的。如果中缅关系陷入僵局,缅甸可能就会向西方靠拢。这会为美国及其盟友向缅北渗透,实现围堵中国的地缘政治目的提供契机。
  宋清润说:“处理中缅关系,要考虑大局,有理、有利、有节,既不能图一时之快,也不能陷入意气之争。中国政府始终希望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缅北冲突,这个基本立场是不会变的。”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3-24 15:00

标签

  • 困局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相关文章

希腊困局折射欧洲三大隐忧

当前关于希腊问题的两个核心点在于:首先对于德国来说,EMU内国家和政府的行为远比资金重要,这也是德国为...

2015-04-01  评论

最新文章

商务部:望中美拨开云雾 实现更加紧密的经

{r[title]}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18日说,中美两国在经贸领域具有较强的互补...

刘鹤就当前经济金融热点问题接受采访

{r[title]}

10月19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就当前经济...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以改革开放创新为主线来

{r[title]}

10月19日,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刘士余就市场关注的重点问题...

李克强参观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

{r[title]}

当地时间10月18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比利时副首相兼经济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