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我们曾被认为是没用的科学家

□ 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计算机科学家、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创始人)

 

此次受邀演讲,是我第十四次在TED(技术娱乐设计)大会发表演讲。我发现每来一次TED, 我的头发就掉了不少。蓦然回首,30年的人生,就这样悄然流逝。这次重回TED讲台,我会与大家分享这30年里的一些故事,还会再做一次预测。

大家知道,我对人机交互情有独钟。上世纪 60年代,我研究了一台装置,可以直接用手指来点击操作。很多人都觉得这很荒谬,甚至有人发文称手指操作有多愚蠢。他们列举了3个原因,首先是分辨率低;其次,手会遮挡视线,让你看不到细节;最后,他们使出“杀手锏”,手指会弄脏屏幕。那台机器非常好用,当时却无人问津。

1976年,以色列人出色地解决了恩德培劫机事件,部分原因是他们利用机场的物理模型,进行过解救人质演练。美国政府问我们是否能通过计算来再现营救过程,我的一位同事说没问题。然后,我们建造了一辆带有摄像头装置的卡车,凭借影像记录,完成了一次模拟营救。多年之后,有了谷歌地图。而那时,我们的工作却被认为是不严肃的。

我有一个博士研究生,他在全球定位系统发明初期,设计了一个名为“后座司机”的系统,能够为驾驶员提供自动导航,还会发出语音指令,比如,何时右转,何时左转。结果我们发现,当时设计的指令因为包含一些技术难题,执行起来比较困难。这名学生的论文写得很棒,但麻省理工学院(MIT)专利办公室却不同意为他申请专利,“责任太大,风险太高,还有保险问题。”所以我们放弃了。这件事再一次表明,人们有时对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视若无睹。

在当时,我们被认为是没用的计算机科学家,没人拿我们当回事。但有一个人的观点截然相反,他就是MIT的院长杰利?威斯纳。大家都知道,要想在人生中展露锋芒,有所作为,一定要拉你的老板“入伙”。如果你因为超速而被截停,警官从车窗看进来,发现副驾驶位置坐着位“大佬”,就会说:“哦,先生,请继续上路吧。”所以,我在计划建设一个集计算机、出版等功能于一身的媒体实验室的时候,就拉上了杰利?威斯纳,这就像有个“大佬”罩着。

我这一辈子似乎总在说“在未来10年这些都会实现”,然后10年过去了;接着又会说“在未来5年这些都会实现”,然后5年过去了。我在做这些预测的时候,可以很自信地告诉你们:我确实去过未来,并且不止一次。在我的所有预言中,被引用最多的就是“计算不再只和计算机有关,它关系到我们的生活”。起初这句话并没有引起广泛关注,之后才慢慢受到重视。

1996年,我写的《数字化生存》出版了。对我来讲,这本书给了我更多机会。后来,我开始投入到计算机与学习的研究中,在我看来,学习过程与计算机程序设计最为相近。基于这一认识,我和朋友在柬埔寨等地展开了独立研究,启动“每个孩子一台笔记本”计划。我还尝试在埃塞俄比亚做了一个实验,目的是研究在没有学校的地方,能否发生学习行为。我们向孩子们派发了一些笔记本电脑,但没有附带说明书,让他们自己摸索。在很短的时间里,孩子们不仅学会了开机,还在短短5天内至少使用了50个应用程序,两周内学会唱字母歌,有的还在6个月内成功入侵了安卓系统——这个过程太奇妙了!

现在我预测,未来最大的挑战将是:让世界上最后10亿人接触到互联网——这也是我的计划。这最后10亿人身处荒蛮之地,但“每个孩子一台笔记本”计划的成果,还有埃塞俄比亚的实验,让我相信我们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行动起来。

总之,我想说,过去的30年,我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当有人说你大错特错时,你更应该全情投入,至少我会如此。

(该演讲被评为2014TED最有影响演讲之一。)

 

责任编辑:于冰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3-09 16:34
  • 分享 评论

标签

  • 科学家
  • 作者: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