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代表热议出租车行业改革:呼吁出租车市场依法放开

人民网北京3月3日电 (记者 刘阳)2014年中国出租车行业“专车”的横空出世,让中国城市的公共交通遭遇新变局,而个别城市出租车司机罢运事件,也引起代表委员对“打车”这件事的关注。乘客对出租车价格和打车难怨声载道,而出租车司机也对专车抢生意不满,如何改革目前的备受批评的出租车体制?

坐黑车不安全吗?

一种意见认为,政府要对城市出租车的规模进行调控,使之特许经营,是因为认为坐黑车不安全,果真这样吗?

根据《城市出租车管理办法》规定,我国对出租车行业管理实行特许经营,必须经相关政府职能部门的批准才能从事出租车客运服务。没有获得经营许可证,便从事运输服务的行为,则被定义为“非法运输”,通常称作“黑车”。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四川律师施杰认为,正常的道路交通本身存在安全性,不管是坐出租车还是驾车,在道路上都会有风险。现在有很多严格的考核程序就是为了保障行驶车辆的安全。最近报道的女大学生坐上黑车被侵害,实际上是非常极端的例子。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说,之所以相对来说黑车比正规出租车出现较多的事故,原因是没有放开市场,没有将黑车纳入正规的管理。

他认为,如果放开出租车市场,所谓黑车就必然可以纳入监管,他就和所谓出租车同样保证出行安全。

“说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卖淫嫖娼在地下的往往传染性病,为什么传染性病?因为没有公开化没有合法化。合法了之后自然就会卫生检疫拿到营业执照,就可以纳税了,当然性病的传播自然减少了。这些道理都是相同的。” 蔡继明说。

呼吁出租车市场依法放开

施杰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规则发生变化,政府作为积极维护整个秩序稳定的主导者也应该积极发生转变。

他说,出租车的监管仍然处于计划经济时代的模式,李克强总理讲这一届政府是开门办事的,第一件事就是简政放权,政府只需要考量驾驶出租车人员的车辆安全和驾驶人员的基本资格问题,只要管控好这两点,别的事全由市场调节就行了。

施杰指出,我们的立法机关应该也主动关注到这个话题,来改变现有的法律制度,从而真正让整个出租车行业归于一种正常的状态,也就没有什么正常营运和黑车的问题了。

“因为我们是成文法,现有法律制度在没有废除以前我们必须得先遵守现有的制度,哪怕这种制度有可能是恶法。”他说。

蔡继明认为,违法改革和依法改革是不是一个矛盾?你要想改革很大程度上要突破现行的不合理的法律法规,要实际依照法律程序来改,不是依照现有的法律法规改。

他指出,可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或者地方人大授权某一个区域一定时间做出租车市场改革实验,在此期间暂时停止执行相关的法律。“当然这实际是考量有关部门的决心、勇气、胆量和智慧的问题。”他说。

全国政协委员、吉利董事长李书福也再次提交提案,呼吁打破出租车牌照的垄断式管理,实行完全市场化,将出租车数量的配置彻底交还给市场,允许一线司机绕过出租车公司,直接获得出租车经营权,只要符合准入条件,便可通过交纳一定运营管理费用和公共资源占有费用,直接向市民提供出租车服务。

李书福在这份《关于乘势而上推动出租车体制改革的提案》中建议,政府要拿出明确表态,选择城市进行试点。

责任编辑:杜美莹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3-03 13:41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