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北京出生打工子弟求学无门 坐火车往返河北上学 (3)

熬过了将近3个小时,火车快进北京西站了,车窗外闪烁着霓虹灯,高架桥缓缓而过。

座位上的孩子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开始想伸手够行李架上的书包,还有的穿上了棉衣,将脑袋套在帽子里。

火车刚停下,隔着糊着一层雾气的车窗,有几个家长站在外面冲车厢里的孩子挥手。

每次放月假,刘建哲也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儿子。刚把儿子送到衡水时,有一段时间她有些后悔,觉得不能把孩子留在身边,“特别对不起孩子”。

黄庭远出生在北京,在北京上了幼儿园。2007年,家里在海淀区的清河买了房,黄庭远进入片区里的一所小学上学。按照排名,这所小学是一所“二级二类”,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普通小学”。

儿子上小学,起初刘建哲夫妻两人“觉得还挺顺利的”。后来,学校因为修地铁而拆迁,“在一间活动板房里上课”。当时,刘建哲感觉“不太好”,考虑给儿子换个学校。

这个“初中没读完”的母亲,希望自己的儿子好好读书,“不要受我的那些苦”。她1998年到北京打工,后来开了一家服装店。

在昌平的另一套70平方米的复式房子里,刘建哲掏出一个饼干盒,里面装着儿子的奖状。她将这些奖状拿出来,再一张张摊开,念道:“三好学生,跳绳比赛一等奖,优秀试卷奖。”

家中墙壁上还挂着一排儿子的照片。照片里的小男孩,长得白白壮壮的,脸上有点婴儿肥。

这对在北京打拼10多年的夫妻,在北京已经拥有两套房,还有车。他们觉得,“养活儿子是足够”,但是这家人没有北京户口。

没有这张薄薄的小卡片,想找一所更好的公立学校,夫妻两人觉得并不容易。他们考虑北京的私立学校,但听说“有的学校一年收费10多万元”,他们又觉得不值,“还不如把钱留着以后给儿子做别的用”。

更重要的是,即使在北京上了一所他们眼中的好学校,也始终绕不开的问题是,“将来高考呢,还是要回老家去考”。

这个难题同样困扰着冯浩宁的家人。冯浩宁在北京上到小学六年级时,父亲开始发愁她升中学的事情。眼看着高考也不远了,他考虑的是,“北京跟老家河北学的不一样,北京这边学校重视全面发展,老家学习抓得紧,到高中再转回去怕孩子学习跟不上”。

在父母们犹豫的天平上压下最重一块砝码的是未来的高考。这些离开家乡在北京挣钱的父母中,有人说,“宁愿舍弃一些亲情,也不愿意我的孩子考不上好大学”。

将女儿冯浩宁送去衡水,在北京做装潢材料生意的爸爸也舍不得。他说,“孩子的舞蹈跳得很好,但去了那边这个特长也只能放弃了。”

但他还是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明智的。有现实的例子摆在面前,冯浩宁的哥哥小学时就被送到衡水,“那会儿连衣服也不会穿”,后来他回老家考上了一所重点高中。

一些学生下了火车,一头钻进家长的怀抱里,大人和孩子牵着手走出站台。大部分人分成小队,拖拉着书包,继续跟着老师往出站口走。

北京西站对这些熙熙攘攘的学生也不陌生。出站口的工作人员已经提前将通道打开,催促着他们赶紧走,“一会儿另一拨人就要出站了”。

这些每月出入火车站的老师和学生,看上去训练有素。他们站在通道里列队,等着老师们在站口外拉起一条警戒线。

“嘀”的一声哨声又响了,人群开始沿着警戒线朝外走。栏杆边上趴着家长,他们紧挨着站在一起,目光不停地移动着,搜寻着他们熟悉的身影。

学生们一个个被大人的手牵走。许思佳被叔叔接走,叔叔的孩子跟她是同学。她的爸爸年关忙着送快递,妈妈在家里照看妹妹。

许思佳在北京的家位于东南二环城中村边上的一间平房里。房子像是加盖起来的,不到10平方米,原来是一间小卖部。除了觉得“一个月1000块钱的租金太贵了”,妈妈满意的是左右没有邻居,“妹妹哭闹起来不会吵到别人”。

被一张双人床占据大半个空间后,家里已经没有太大的周转余地。不多的家当是一个小玻璃立柜、一张桌子和一台电脑,还有一个紧挨着床摆着的布衣柜。家里没有一把椅子。

许思佳回家后,有时一家四口人晚上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如果一家人待的时间太长,爸爸就去公司宿舍睡觉。

妈妈翻看了大女儿的成绩单,“除了数学没考好,其它都还不错”。一个令父母满意的考试成绩,意味着许思佳可以有一个放松的寒假。在父母的出租房里,她主要的娱乐方式是坐在床头,抱着妹妹一起看电脑里的动画片。

回到家里,这个11岁的女孩依然不爱言谈。面对别人的提问,她时常以抿嘴带来的长时间的沉默而告终。

偶尔她也会流露一些自己的想法。她说,“我喜欢北京”。至于为何喜欢这个城市,她再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从老家转学到衡水不到一年,她能想到利用每月假期跟父母在北京游玩过的地方,是天安门和中山公园,

最终,她还是努力地给出了一个答案:“可以跟爸爸妈妈待在一起。”

刘建哲暂时不打算给儿子转学了,因为这个小学生已经适应了新环境。儿子自理能力变得更强了,在家还能帮着父母扫地,床铺也能弄整齐了,而以前这些事情“大人是怎么嚷他也不愿意做的”。这让这位母亲感觉“既欣慰又心酸”。

有媒体拍了一组北京务工子弟坐火车上学的照片,称这群孩子是“去衡水上学的北漂孩子”,还有人称他们是“候鸟”。

而他们父母中有些人并不知道自己将来迁徙的路径。临近春节,他们大多数要带着孩子像候鸟一样返回老家。

至于孩子今后会被他们带到哪里,去哪儿上学,他们中很多人的回答都一样:“走一步看一步。”(记者 陈璇文并摄)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吴俊杰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2-11 11:31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