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守成”大国的疲态

《环球人物》杂志 陶短房

前几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了任上的年度咨文。照例来说,这类年度国情咨文是只谈成绩、不谈不足的“表功状”,充斥于正文中的只有“美国是最好的”“本总统、本政府是美国迄今最好的总统和政府”以及“为了永远最好下去,你们最好投本党一票”之类的暗示、明示。不过,听话听音,锣鼓听声,国情咨文固然是套话官话,却未尝不能从中体味一二弦外之音。

所谓表功,无非内政、外交两大块,在内政方面,奥巴马这次谈得声情并茂,在他看来,成绩还是过硬的。

尽管绝对优势在缩减,但美国仍然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紧随其后的中国即便照目前速度,也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才能在GDP总量上追平。不仅如此,细节上、“软件”上美国也有可取之处,如其经济结构仍是世界上最均衡、合理的之一,高居全球经济“食物链”最顶端,且牢牢掌控国际金融秩序话语权。这决定了美国经济即便“伤风感冒”,“免疫力”和“抵抗力”也仍是全球各大经济体中最高的。在国情咨文发表前,一系列数据显示,美国当前失业率降至近年来最低的5.6%,去年三季度经济增速更达到5%。尽管一些质疑者指出,实际感受并不如数据这般完美,更有共和党人称奥巴马是“营造数字泡沫”的专家,但必须承认,在经济方面,奥巴马和民主党还是有“表功”的资本和底气。

当然,这一块也存在隐忧:奥巴马执政7年来一直力推的改革措施,包括医改、增加基建投入、让制造业回归美国、发展绿色能源产业等,都因这样那样的原因长期停滞,或雷声大雨点小。如果说,7年前入主白宫之初,奥巴马还敢以“全民总统”自诩,摆出一副党派合作的高姿态,如今府院对抗、党派对立的局面已根深蒂固,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后控制两院,作出“只要奥巴马支持的一定反对”架势。而奥巴马同样针锋相对,一方面频频绕过国会山,用行政命令自行其是;另一方面威胁对国会立法行使否决权。这种变化无疑将令美国政府的运作效率受到不小影响。

在外交领域则情况大不相同,奥巴马的“表功”更像是在自辩兼卸责。

如他大谈“阿富汗战争今年结束”,却回避“塔利班并没被消灭反而很壮大”;大谈“我们的制裁让俄罗斯难堪”,却回避“俄罗斯吞并了克里米亚并在东乌让我们难堪”;大谈“我们在中东大有作为”,却回避“中东其实比7年前更乱,还出了个奈何不得的ISIS”……实在回避不了,就闪烁其词但驾轻就熟地将责任推给“布什主义”。然而在这一领域,他的这番努力很难收到成效:对美国人来讲,“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我们无所不能”的观念往往根深蒂固。7年前,在野党候选人奥巴马可以把这一切归咎于“布什主义”,但执政了7年后再这样推卸责任,结果就可想而知——更何况诸如“阿拉伯之春”和ISIS危机,很大程度上是奥巴马任上的“新生事物”。另外,去年的国情咨文中,奥巴马连篇累牍大谈国际协作,大谈自己“战略重心转移到亚洲”之意义,而今年这些方面只一笔带过,归根结底是这些领域实在乏善可陈。

在国际热点问题上,如果说第一任期的奥巴马曾力图表现所谓“巧实力”,即一方面积极干预、另一方面尽可能少地直接卷入,第二任期的他则显得连干预的意愿都不那么足,这在其应对叙利亚、伊拉克危机,以及在东乌问题上的作为,就可看得淋漓尽致。在全球范围内,美国仍然是第一大政治、经济实体和第一军事强国,但和7年前相比,美国的海外表现显得更缺乏主动性。这似乎表明,当前的美国政府更注重“守成”,奥巴马也比前任更担心一旦决策失误,就可能让美国背上更沉重的包袱——当然,这更多出于“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谨慎,而未必是真的对自己实力缺乏信心。

责任编辑:于冰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2-04 17:38
  • 分享 评论

标签

  • 疲态 大国
  • 作者: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