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乳房的敌人

《环球人物》杂志 特约撰稿人宋石男

刚进入2015年,电视观众就得到一个新年大礼:《武媚娘传奇》中所有爆乳镜头都被剪掉了,剧中人物只能摇晃着大头在屏幕上行走。

若论历史,武媚娘们的爆乳装并非恶搞,唐代妇女的衣着的确春意盎然。西安出土的唐三彩釉陶女坐俑,即是呼之欲出的爆乳造型。而在众多唐代才子的歌咏中,乳房也是重要的赞美对象。譬如李群玉《杜丞相悰筵中赠美人》:“胸前瑞雪灯斜照,眼底桃花酒半醺”;再如施肩吾《观美人》:“漆点双眸鬓绕蝉,长留白雪占胸前”;还有方干《赠美人》:“粉胸半掩疑晴雪,醉眼斜回小样刀”……举不胜举。而且,诗的题目中均有“美人”字样,可见唐人确以露胸为美。

乳房的力量,自人类文明早期就闪现光芒,延绵至今,不绝如缕,谁都不能一手遮掉。

乳房之美,有时比法律更有威严。公元前4世纪,雅典名妓弗里内因渎神被控死罪,面对最高法院,雄辩家希佩里德斯当众扯下她的长袍。弗里内美丽的乳房和身体震撼了法官和民众,她最终被宣判无罪。

乳房之美,有时比枪炮更有力量。在法国画家德拉克罗瓦的名画《自由引导人民》中,那位高举旗帜的姑娘,裸露着浑圆的乳房,在剑与火中呼唤自由。如果她穿得严严实实,画面给人的震撼将瞬间清零。

哪怕女人化身战士,乳房也不会被舍弃。发源于小亚细亚的亚马逊族,以盛产女战士闻名。曾有传说,为了更好地使用弓箭,这些女战士成年后要用火烧掉右边的乳房。不过从古老石刻可看出,女战士的两个乳房都在,只是在作战时会穿上紧身皮衣,以使胸部变得扁平。

乳房的精髓,在于它充满无限可能性。它可以是母性的源泉,也可以是至高的美,还可以是最自然的情感释放。3000年前的古埃及,贵族女子使用金漆覆盖自己的乳房;2000年前的古罗马,女人们使用胭脂装饰乳头;1400年前的唐代中国,女人喜欢穿上低胸衫外出春游。人类的祖先,早就知道修饰乳房、彰显乳房之美,只是在西方的中世纪、中国的宋明以后,乳房才渐渐被束缚、被遮掩,而人性也随之压抑扭曲。

乳房的敌人,主要是道学家与充满道学家情结的人。一战时,美国战争工业协会警告说,太多钢材被浪费在女性的胸衣上。当局遂要求女性少穿胸衣。事后政府宣布,此举节省的钢材多达2.8万吨,“足够制造两艘战舰。”以今日眼光视之,战舰算得了什么?而那些意图限制乳房之美的人,注定只是徒劳无功地提起长枪,与人性的风车作战。

18世纪的德国天才思想者亚历山大·冯·洪堡,24岁就写出名著《论国家的作用》,他在该书中写道:如果国家希望改善公民素质,只能设法使他们振作起来,将自己看作自身命运的主宰。这种转变不能通过国家的武断命令或管制来实现,而只能依靠公民自己的活力与意愿。因此,国家必须放弃对民族习俗和性格施加直接或间接的影响。这其中,是否也包括放弃剪掉武媚娘的爆乳装呢?

LOGO

责任编辑:李莹莹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1-14 10:49
  • 分享 评论

标签

  • 乳房 敌人
  • 作者:宋石男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