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前所长陈凤英:世界经济“新常态”亚健康、弱发展

6235bd0cjw1eo38w5upiij218g0xcgu9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前所长陈凤英

我的题目是世界经济新常态、亚健康、弱发展。我们知道“新常态”这个字在中国已经非常流行,说世界经济新常态可能还比较早,但是我主要是研究世界经济的,从去年开始一直在研究中国的新常态,我发现一个现实问题,不单是中国的新常态,实际上世界经济也是新常态,它影响着我,我影响着它。这种新常态原则来讲就是一种非常态,而这种非常态可能要持续很长时间。自金融危机引起的全球经济低迷增长,我们找不到一个发展的方向,我们不知道怎么走,这里会讲几个问题,直接经济究竟在什么样的状况下。

主要讲三个内容,世界经济的新常态是什么样,特点是什么。我们看到世界新常态的格局发生了什么变化?今天的主题“中国影响力”,真的是中国在影响世界。这个世界如果离开中国很有可能会问题,因为我们知道美国利率要上升,全球的大宗商品价格在下降,需求就成为一个必要,也就是说没有需求,大宗商品价格要下降,我们看到俄罗斯的卢布已经在暴跌,我们看到了巴西的经济增长和委内瑞拉到中国来发展。所以只要有需求,可能在新常态下还能出现弱增长,这个世界非常复杂,它的变化是非常有意思的状况。它也在三期叠加,因为这是我们总书记说中国经济三期叠加,实际上世界经济依然是三期叠加。我们说世界经济非常态,2009年时候写的,现在回顾一下就是我们总书记说的新常态,而这种新常态首先是我们前期刺激的消化,在所有发达国家市场都进行了大量的刺激,包括中国的4万亿,现在要退出。怎么办?美国量宽已经结束,利率上升,我们感觉这种退出以后的消化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历史上没有发生过。

第二个问题,世界经济对金融危机全球化以及中国的高增长进入一个非常高的增长时期。因为我们知道,2003-2007年世界经济平均增长到5.1,这个增长在历史上是属于高的。现在只有增长3左右,尤其是发达国家经济增长很差。新兴市场很有可能是负增长,俄罗斯11月份就是负增长。经济中中高,再往下一个是中低,相当于中国的高向中高的速度,我们认为的痛苦的转型期。现在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全球要转型,没有一个国家会回到危机前的模式,这样的路径中国不可以,美国不可以,欧洲不可以,日本不可以,新兴市场依然不可以,它们必须转型,转型是痛苦的。转型痛苦的结果会出现我们说的“亚健康”和弱增长。

为什么说是亚健康呢?世界上看似美国经济在复苏,但美国经济依然是亚健康,看似中国经济高增长往中高发展,我们依然是亚健康,亚健康当中巨大的问题我们找不到一种增长点,我们看到一个现实就是刺激性的恢复性增长,我们看到的周期性扩张还没有来,我们又看到回落已经开始,这样一种增长是非常有意思的,找不到一种新的动力、新的潜力和新的前景。这样出现全球的经济增长力都在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未来5年预测到2019年世界经济的增长率下降1.25个百分点,最近G20会议在澳大利亚开,得出一个结论,能不能在未来的五年,G20国家增长1、2个百分点,等于世界1万亿的GDP到2万亿的GDP可以增加,所以大家希望有一个增长点,想这个增长点在哪里,很有可能我们要进行创新改革。世界到了美国量宽推出,利率上升的关键点。

大家看到11月份卢布大跌,导火索就是油价的暴跌,而油价现在已经跌破了50美元。华尔街金融风暴引起发达国家的金融主权债务危机,现在的危机在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转移,首当其冲就是依附于高油价,石油美元这样的国家,比如说是俄罗斯,它已经在导向。我们又看到了委内瑞拉现在的支付能力非常低。所以可以看到世界是一种弱增长,但是一定不要担心世界经济会出大的问题,它是在亚健康当中弱增长。

看到这三条曲线就能知道,红的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依然是增长但它没有高增长了,蓝的是世界经济,还未增长,但低于危机前的高增长,但是绿色的是发达经济体,他们的增长是在下面的,因为他们面临一个现实的问题,也就是欧洲的主权债务仍然没有出来,日本的“安倍经济学”已经或者基本失败,它走不出一个我们认为的周期性的范围。所以第三个10年已经开始,就是继两个十年低增长后又出现了一个低迷,而欧洲很有可能走向重蹈日本的覆辙。

在这样一个增长环境下就出现了世界发展分化,分化可能是新常态下的一种大的趋势,这个分化的点当中就可以看出来,6左右增长的地区在缩小,蓝色的是6%左右,4-6%的增长,亚洲地区是好的,还有是非洲地区,这两个亮点是世界上最好的,其他地区我们看到欧美形势不错,它还有2的增长,红色的地区趋势不太好的,分化发展是未来的趋势。

在金砖国家当中有两个国家不错,这两个国家,是中国和印度,因为印度的改革在加快,而中国的新常态下经济增长依然是中高的增长,这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两个国家,它们的经济增长会比较好。当然印度很有可能在未来五年经济增长会超过中国,因为这是人口红利问题,因为中国的刘易斯拐点已经出现,印度可能会超过中国,可能到2017或者2018年。我们看到发达国家也在分化,分化的结果当中美国和英国,应该说经济形势不错,但是欧洲和日本没有希望,我们一直说可能日本是第三个低迷增长的十年开始的,而欧洲重蹈日本低迷增长的十年,所以我们没有看到欧洲今年经济发展多好,但是起码欧洲最危险的时期过去了,所以我们看到美国经济相对高的增长,英国经济相对好的增长,可能这在世界发达经济体当中比较好的两个经济体,找不到贸易增长点,全球贸易增长在低迷中对世界经济是一个弱的增长,我们认为不好的因素。

金融危机以后的增长态势发生了巨大变化,蓝色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最近这一段时间经济增长达到45%左右,但是发达国家只有5%,这就是力量格局巨大的变化,中美也是这种格局。所以世界资本发生巨大变化,资本流向原来是大西洋之间流,现在居然大西洋之间转移到我们太平洋和非洲地区和拉美地区,所以资本就出现了新兴市场新兴资本,超乎了61,因为这个52还要加6个百分点,可以看到资本也发生变化。昨天我在新华网说了一句话,穷人有钱,富人有债的格局出现了。就是说希望全球外汇储备的80%,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但是全球的主权债务危机的80%在发达国家,这是IMF做的报告,现在七国集团他们的债务率已经超过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候,这条黄线可以看到,我们又看到这一条红线,是新兴市场债务,就是GDP的比例是下降的,出现了富人有债,穷人有钱,我们的“一带一路”出来,我们的亚投行出来,因为我们心理想用我们的钱办我们的事,这就是格局性的大变化。

另外,因为高增长总有一个结束的过程,这个结束的过程,日本结束了,韩国结束了,我们的亚洲四小龙当中,台湾和香港也结束了,他们是这么走的,我们是红色这样走,很有可能9.8、7.2、5.5,“5.5”我们可能会到2030,这是我们林毅夫一直在强调的,因为我们的人均GDP和我们的人均投资,所以我想中国的发展是大战略已经出台,这个大战略可能会支撑我们未来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上海自贸区,我们看到京津冀、长江经济带,东北现在是比较滞后的,我们看到一个现实问题就是“一带一路”,昨天刚好我们也说到,因为它是一个大战略,是百年战略,不是今天出来明天执行,是一个伟大复兴,它是一种“迂回战略”。这是我们做得非常多的东西都是这样做。这个大战略最后使我们有一个增长空间,增长环境,安全环境,有一个避风港,这个战略非常大。亚洲的整合已经在开始,亚太提出“FTAAP”,就是我们说的亚太自贸区。中国的发展可能会有一个非常大的拓展空间。我们总理的外交,我们总书记的外交,大家都可以看到,走到哪儿都推销到哪儿,它布局是国际化的大旗帜,而这个背后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个人创新,最后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路子确实很难,但一定要往前走,一定要增长。我给大家讲一个道理,去年我们经济增长可能只有7.3,但是我们的增量是多少?是8860亿,我们贡献是30.4,相当于全球第16位的印尼经济,印尼只有8600,我们是8800,所以这就是说我们的增量已经大到了一个大的规模,今年依然可能有接近9000-10000的增量,虽然GDP增长只有7左右。

“中等收入陷阱”是最大的问题,因为现在世界上真正成功的国家历史上是比较少了。1960年全球统计有101个国家已经进入了中等收入,但是到了2012年世界真正实现中等收入陷阱闯过去的国家和地区只有13个,而13个当中最大的国家就是日本,然后就是印尼,还有韩国。但是实现现代化的国家只有两个,就是日本和韩国。我们可以看到,实现现代化是更困难,闯过中等收入陷阱是非常麻烦。这张图说明我们人均GDP依然很低,亚洲四小龙、日本都是我们的案例,我们认为伟大复兴的路也好,第一步要走过中等收入陷阱,第一步要实现2020年全面小康社会建设。但是这个问题最大的关键,新常态下的国际环境和中国新常态环境对中国有利有弊,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们的伟大复兴的第一步是能实现的,但是我们现在要趟的很多沼泽和泥潭,所以我想在这个当中风险是非常大的,但是一定要想清楚中国政府的顶层设计是最佳的,只要我们跟得上政府的步伐就能够落实现在的大战略和大布局。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杜美莹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5-01-09 18:55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