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哈萨克斯坦,丝路上的“战神”之国

讹答剌古城的遗址。 (李宇浩 摄 )

讹答剌古城的遗址。 (李宇浩 摄 )

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去中亚,如果不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提出,我对这里的印象还停留在中学地理课本上那几个总是分不清的带着“斯坦”的邻国国名。

行进在丝路之上,穿过这几个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集大成者”:如果你对俄罗斯文化有种情结,又因为路途遥远没去成莫斯科、圣彼得堡,在这里依然能看到完整的俄式风情;如果你一直想去欧洲旅行,阿斯塔纳和阿拉木图这两座城市,定能满足你对欧洲潮牌以及欧式美食的期待;如果你对历史文化感兴趣,这里遍布丝路遗址,一不小心就会踏在某座古城上方。这个国家到处都有古典名著《西游记》里的神话场景,同时,童话大王郑渊洁又说,这里充满了童话的色彩,“以后写故事要加入中亚元素”。

阿拉木图,幸福的英雄之城

未完成的亚萨维陵墓。(赵亚辉 摄 )

未完成的亚萨维陵墓。(赵亚辉 摄 )

哈萨克斯坦位于亚洲中部,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国名中的“哈萨克”一词在突厥语中的解释是“游牧战神”,也是古突厥的一个直系分支民族。正因为有着这种民族基因,哈萨克斯坦人天生有着一种“英雄情结”:全国数量最多的建筑是英雄纪念碑,几乎每座城市、每个大一点的村庄都有。我们在哈萨克斯坦的这几天,几乎每天都能遇到三四对结婚的年轻人,而婚礼的仪式之一就是到烈士墓敬献花圈。

当地人告诉我们,最著名的纪念碑大部分集中在阿拉木图。阿拉木图在1997年以前曾是哈萨克斯坦的首都,也是哈萨克斯坦最古老的城市之一,古代中国通往中亚的丝绸之路就经过这里。如今阿拉木图仍然是国家的经济和文化中心。

我们抵达阿拉木图时已经是深夜。透过车窗,夜幕下的阿拉木图没有一般大城市夜生活的繁华和喧闹,更没有霓虹灯的装饰,一进入这座城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枝繁叶茂的大树和并不高大的楼房。阿拉木图是中亚地区绿化面积最大的城市之一,那些得了“高楼恐惧症”的CBD人,真应该来阿拉木图看看,或许很快就能治愈。

驾车穿梭在城市的绿荫之中,随处可见的前苏联风格的雕像仿佛把我们拉回到上世纪80年代。我们发现这座城市很多街道都是以历史名人的名字来命名的。当地人说,这种命名方式在整个哈萨克斯坦都很流行,其中有政治家、民族英雄,也有文学家、艺术家,“这些人都为国家和人民,甚至为全人类做出了杰出贡献,他们理应受到哈萨克斯坦人民的敬仰和崇拜,人们也希望以此来永远记住他们。”

阿拉木图的朋友还告诉我们,这座城市的西南部有一条以中国音乐家命名的冼星海大街。1942年底,冼星海从莫斯科辗转到达阿拉木图,在这里度过了两年半的时间。在此期间,他创作了《民族解放》《神圣之战》《中国狂想曲》《满江红》等一批传世佳作,还编写了歌颂哈萨克民族英雄的交响诗《阿曼盖尔德》,收集和改编了大量哈萨克族民歌,成为用音乐传递中哈友谊的使者。

冼星海大街呈东西走向,街道并不算长,街口树立着冼星海纪念碑。这座纪念碑造型如一朵绽放的莲花,莲叶为基座,3朵莲花瓣为碑体,2米高的主碑上嵌着一幅冼星海的头部浮雕像。碑身正面分别用中、哈、俄三种语言刻着以下文字:“谨以中国杰出的作曲家、中哈友谊和文化交流的使者——冼星海的名字命名此街为冼星海大街。”隔着一片街区与冼星海大街平行的街道是拜卡达莫夫街。拜卡达莫夫是哈萨克斯坦的著名音乐家,也是冼星海的好友。如今,两位挚友就以这样的方式相互守望着。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吴俊杰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4-12-12 17:26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