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87岁文洁若:写到拿不动笔那一天

  【环球人物记者 赵晓兰】

  2014年11月13日,文洁若在北京家中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本刊记者 傅聪 摄)

  人物简介

  文洁若,翻译家。1927年生于北京,是中国翻译日文作品最多的人。日本作家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等的作品,很多都是经由她之手被引荐给中国读者。她与丈夫萧乾晚年合译爱尔兰作家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更是一件文坛盛事。

  走进文洁若的家中,10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走道边、沙发上、柜子里、床上,都放满了书,几乎没什么下脚的地方。就连一个废置的冰箱里,打开来也塞满了书与资料。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想找一个地方安置摄像机,好不容易才收拾出来。这个家简直像是文洁若的一个“车间”,老人把自己的生活空间压缩到最低,重心依旧放在工作上。

  就在不久前,由文洁若主持翻译的三岛由纪夫作品《春雪》《天人五衰》刚出了修订本。如今,她每天都要工作8小时,过得忙碌而充实。孩子们都在国外,但这位“空巢老人”身上,看不到一丝消极和颓丧。她语言爽利,思路清晰,脸颊红润。她说自己常梦见父亲、母亲,还有丈夫萧乾,“梦见的都是好事。”

  “书呆子”的求学生涯

  文洁若家中废置的冰箱里都塞满了书和资料,摄于2014年11月13日。(本刊记者 傅聪 摄)

  我父亲23岁时考上了高等文官,赴日担任外交官。父亲很注重对孩子们的教育。我有4个姐姐,两个弟弟。1934年,父亲把我们接到东京,接受多语种的教育。后来,中国驻日大使被撤,父亲也被免职。回到北京后,我就读于东单头条的一家日本小学,父亲靠着变卖东西给我们交学费。

  1940年3月,我去了东单三条的天主教圣心学校,攻读英文和法文。那些金发碧眼的外国孩子,用的是母语,但学习成绩却比不上我。在圣心学校念了将近两年书,上台领奖的总是我。后来家中经济条件拮据,我读完四年级就辍学了。但我没有气馁,一直坚持自学。后来考入清华大学外文系。

  我对翻译自小有一种情结。在日本时,有一次,书店里有一套日译本的《尤利西斯》。原著是爱尔兰人詹姆斯·乔伊斯1922年出版的,一度是一部禁书。乔伊斯是西方文学的叛逆者,这本书用意识流的手法写了大量的心理活动,全书除了夹杂着法、德、意、西以及北欧的多种语言外,还时常使用希腊语和梵文。作者在写作时处心积虑地为阅读设置各种障碍,文字生僻、内容艰涩。父亲对我说:“你看,日本人连那么难懂的书都翻出来了,要是你用功搞翻译,将来在书上印上自己的名字多好!”

  后来回国后,他要求我把一套《世界小学读本》日译本转译成中文,我每天晚上坐在父亲对面,跟他合用一盏台灯,历时4年,将10本书译完,总共100万字。这为我日后的翻译工作打下基础。

  自1936年起,父亲就失业。在圣心学校读书时,我穿的是四姐的一双旧冰鞋,把冰刀卸掉了。上清华时,我穿着父亲的旧皮鞋。然而我的功课一直是拔尖的。我一点儿也不羡慕那些身穿皮大衣、每周进两次城去看美国电影的富家小姐。

  那时恋爱与我无缘,因为我是个下了课就进图书馆的“书呆子”。我选了好几门高年级的课,所以时间老是不够用。在昏暗的校园里,每次遇到树林中喁喁细语的情侣,我就想:“我可没有那份闲工夫。”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于冰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4-12-08 17:00

标签

评论(0)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