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一类资质  中央新闻网站

马云,知天命的新首富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吴成良  尹洁  余驰疆】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日本软件银行集团董事长孙正义看准了互联网行业的前景,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有投资前途的公司。1999年,他认识了一位中国年轻人,后者之前带着新创办的网站去美国找风投,想要200万美元,却铩羽而归。孙正义决定,向他投资2000万美元,2004年追加了6000万美元,2005年再增持1.5亿美元。

如今,持有阿里巴巴32.4%股权的软银,持股价值已达749.5亿美元,孙正义也因这一投资成为日本首富。而当年被孙正义看中的年轻人马云,也在50岁的知天命之年成为中国内地首富。北京时间9月19日晚,阿里巴巴在美国纽约交易所上市,发行价每股68美元,初始融资218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IPO公司。

2014 年 9月 16 日,马云在新加坡进行阿里巴巴 IPO路演。

第二大互联网巨头

美国当地时间9月19日一早,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来到华尔街,与数百位媒体同行和投资人,共同见证阿里巴巴上市的盛况。纽交所大楼前早已挂出了中国国旗和阿里巴巴的条幅。无疑,这一天世界资本市场瞩目的焦点,属于阿里巴巴,属于中国。

早7点左右,马云率管理团队出现,满面春风,频频挥手,亲和力十足。同路演一样,他仍没有戴领带,一出现就如同明星般被记者和投资人所簇拥。

9点30分,阿里巴巴的8名客户敲响纽交所开市的钟声,标志着这家互联网公司正式上市。按照交易规则,敲响开市钟后,当天上市的股票并不是马上就可以开盘交易,在第一天上市时,开盘价多少,要经历一个询价过程。因阿里巴巴公司体量庞大,这个询价耗时两个多钟头。最终,阿里巴巴的开盘价为92.7美元,较68美元的发行价上涨了36.3%。收盘时,股票价格为93.89美元,公司市值达到2314亿美元,这让阿里巴巴成为美股第九大公司,也成为仅次于谷歌的第二大互联网巨头。

如果说这场上市仪式有一个主题,应该是“感恩”。马云在上市当天和国内员工视频通话时说:“阿里巴巴是一家很(有)运气的公司,我们这家公司的运气来自于客户,运气来自于互联网,运气来自于中国,运气来自于我们每个人的努力。所以,未来的15年,未来的87年,我们坚持要感恩这个时代、感恩互联网、感恩中国、感恩中小企业。”

为了感恩客户,阿里巴巴的开市敲钟仪式没有像多数企业那样由高管完成,而是请了8位客户代表。他们分别是:奥运冠军、淘宝店主劳丽诗,云客服、“90后”大学生黄碧姬,淘女郎、自闭症儿童教师何宁宁,农民店主王志强,海归创业者王淑娟,拥有“淘宝博物馆”的乔丽,建立两座乡村图书馆的快递员窦立国,还有通过天猫将车厘子卖到中国的美国农场主皮特·维尔布鲁格。

在国内的新闻发布会上,阿里巴巴集团首席市场官王帅则强调了梦想:“我们是高度的理想主义,然后我们有现实主义的态度,同时我们有很乐观的性格,我觉得只有‘三位一体’,才能让我们相信平凡人做非凡事。我们这么努力,说实话不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平庸的,也不是证明自己没有性格。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2014 年 9 月 19 日,8 位客户代表在纽交所为阿里巴巴敲响上市钟声。

华尔街兴奋不已

业内人士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阿里巴巴上市让整个华尔街都兴奋不已。美国投资者看重的,是中国网络消费的异军突起和中国企业的创新故事。雅虎财经频道总编辑亚伦·塔斯克说,阿里巴巴“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增长最快、盈利最好的公司之一,这就是为什么它让人如此兴奋”。

阿里巴巴占据着中国互联网零售销售约80%的份额。随着中国互联网普及程度的提高以及中产阶层的扩大,其销售额一直保持着惊人的增长率。从去年7月1日到今年6月30日,阿里巴巴取得了2960亿美元的商品交易总额,2014年全年交易总额预计达到4200亿美元。相比之下,亚马逊2013年的交易总额为1130亿美元,而eBay的这一数字为830亿美元。同时,美国媒体还对阿里巴巴拥有的3亿用户感到惊讶,这几乎相当于美国全国的人口。

在阿里巴巴路演时,一家投资咨询公司对160位“对其上市表现出极大兴趣”的投资人进行了问卷调查,49%的投资人表示,他们一定会购买阿里巴巴的股票,33%的人认为阿里巴巴上市后一个月内将上涨10%以上,认为它会下跌的人占22%。“这是一组非常积极的数字,”调查负责人表示,“尤其是对规模这么大的公司而言。”

美国财经撰稿人蒂姆·穆兰尼在文章中阐述了他看好阿里巴巴的原因:“我已经习惯了一种逻辑,即一家企业要么成长迅速,但利润乏善可陈;要么利润可观,但成长缓慢,只有谷歌和脸谱网等极少数成功者能够两者兼备,而阿里巴巴也是如此,甚至还更加优秀。”

投资人对阿里巴巴的信心,主要来自于对其未来增长的乐观预期。穆兰尼写道:“在中国,消费支出的46%是通过互联网完成的,美国是82%。中国消费者的支出相当于GDP的36%,而美国是67%。”这意味着,中国互联网消费市场还有巨大潜力可挖。

同时,阿里巴巴在路演中表示,未来将对海外市场进一步发力。其国际化战略中最重要的两个拳头产品是速卖通(国内品牌卖给国外消费者)和天猫国际(引入国外品牌供国内消费者购买)。自2010年上线至今,速卖通已实现了37亿美元的交易规模。据市场研究机构TNS的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速卖通在俄罗斯的月访问量达到1590万,成为该国消费者最喜爱的购物网站之一。

今年推出的天猫国际力度也越来越大。不久前,阿里巴巴和法国、澳大利亚、意大利政府签署协议,请这些国家的企业通过天猫国际销售商品。8月,马云在韩国会见韩国总统朴槿惠,商谈韩国企业进入中国电商市场。

红杉资本传奇投资人迈克·莫里茨也是阿里巴巴的坚定唱多者。他认为,阿里巴巴上市是全球互联网革命的里程碑,也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改变世界格局的又一例证。“那些以前没有留意过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人,该重视起来了。”莫里茨说,世界最有价值的互联网公司,除谷歌、脸谱网、eBay之外,还要加上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中国已完全可以和美国分庭抗礼,甚至在未来几十年,中国企业在竞争中将更占优势。

彭博新闻社发文说,阿里巴巴IPO反映了中国正在跨越“大烟囱经济”,走在崛起为全球科技大国的道路上。去年,中国电子产业已超过钢铁,成为产值最大的产业。技术进步可带来更高工资、更多就业机会和劳动生产率的增长。

 

2014 年 9月 19 日, 马 云在纽交所敲响阿里巴巴股票的第一笔交易钟。

五大风险

在追捧热潮之外,很多以稳健风格示人的投资人表示,他们会对阿里巴巴的股票持谨慎观望态度。“IPO价格太高了,我觉得合理的股价应该在50美元左右,那样我会考虑买几百股。”一位投资者表示。阿里巴巴路演的火爆场面让很多人把它和脸谱网上市相提并论,而脸谱网上市后短期内狂跌54%的惨剧也让很多投资人痛到现在。虽然目前脸谱网股价是发行价的近两倍,但许多股评家还是建议中小投资者吸取脸谱网的教训,对阿里巴巴先观望一阵。

除此之外,阿里巴巴公司运营上的一些问题也给其走势带来了不确定因素。其风险主要集中在5个方面:

第一个风险,是阿里巴巴实行的“合伙人制度”。这一制度不以持股比例决定对公司的影响力,而是由马云等27人组成“合伙人团队”做出决策。知名财经评论员许澍泽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这个制度形成于2010年。“这一制度的核心,是马云要保证自己对企业强有力的控制。阿里巴巴的招股说明书上一共有9个董事会成员,其中4个是合伙人(马云、蔡崇信、陆兆禧和张勇)。”

这一制度在资本市场上引起了很大争议,也导致马云筹备已久的香港上市最终告吹。因为港交所严格要求上市公司实施“同股同权”制,而马云则要坚持“合伙人制”。纽交所在这方面限制并不严格,因此阿里巴巴得以通过审核,但很多投资人并不买账。

第二个风险是假货。据CNN网站一篇文章报道,一些品牌称淘宝上售卖的自己品牌商品80%都是假货。这在重视知识产权的西方投资者看来,是不能接受的。运动鞋品牌新百伦的全球品牌保护负责人表示,尽管阿里巴巴的规模已经是亚马逊和eBay的总和,未来成长空间很大,但其假货问题也确实让他困扰。目前,有超过20万件假冒新百伦产品在淘宝上销售,最近假货甚至蔓延到了天猫商城。更严重的问题是,阿里巴巴在对抗假货方面并不积极,“我们要求淘宝将假货下架时,他们让我们在网站上把每个假货标注出来。这是不可能的,我不吃不喝不睡觉也标不完。”

第三个风险,是关键业务的所有权问题。支付宝是阿里巴巴的关键业务,其78%的交易都要通过支付宝完成。然而,2011年6月,阿里巴巴将支付宝的所有权转让给马云控股的另一家公司。这一事件曾让雅虎、软银等大股东非常不满。如今,这也让美国投资者心存疑虑——一旦阿里巴巴和支付宝之间发生了利益冲突,马云会站在谁那边?

第四个风险,是投资策略不明确。今年6月,阿里巴巴支付12亿元人民币购买了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50%的股份,让很多投资者不解。这种过于偏离主营业务的投资,能带来多大回报?

最后一个风险,也是被谈论得最多的“可变利益实体”(VIE)模式。阿里巴巴上市时,选择了这一大多数中国互联网公司赴美上市采用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真正在纽交所上市的,是阿里巴巴在开曼群岛注册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与阿里巴巴中国公司签订协议,控制公司的实际业务。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是规避中国政策对外资入股互联网等特定行业的限制。今年6月,隶属于美国国会的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称VIE是复杂且高风险的机制,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不过,由于新浪、百度等多家互联网公司都通过VIE上市,并未因此造成不良后果,美国投资者正在逐渐接受这一模式。

 

 “让创始人以在A股上市为荣”

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阿里巴巴上市只是一场华丽的大戏,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近几年,中国高科技公司纷纷赴美上市,比如2012年上市的唯品会、欢聚时代,2013年上市的58同城、去哪儿,今年上市的京东、聚美优品等。中国政府规定,内地投资者不能直接购买海外股票,只能通过所谓QDII(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间接投资海外股票。但此类QDII基金,通常门槛很高,中小股民很难参与。中国消费者为这些电商贡献了巨额收入,却无法分享他们在资本市场上的红利,确实令人惋惜。

许澍泽告诉记者,中国互联网企业选择赴美上市最主要的原因有3个。一是风投的要求。“高科技企业融资的主要渠道不是银行,而是风投。可风投的兴盛地在美国硅谷,比如红杉资本这样著名的公司投资了许多中国企业,孙正义也有美国背景。这些风投的诉求是:他们投资时用的是美元,抛售离场时也想要美元。而中国内地的外汇管制比较严格,投资人很难实现美元落袋套利走人,所以他们希望投资的企业在美国或香港上市。这也是人民币需要国际化的原因之一,好让投资者进退更方便。”

二是A股对上市企业设置的盈利门槛把互联网企业挡在了外面。即使要在A股最容易上市的创业板完成IPO,企业仍需满足:最近两年连续盈利,且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1000万元;或最近一年盈利,且一年营业收入不少于5000万元。“京东现在也不盈利,腾讯和百度上市的时候盈利也很一般,无法通过A股上市的审核。”许澍泽说。

第三个原因,是控制权问题。今年赴美上市的16家内地公司中,7家有双重股权设计,以保证创始人团队对未来发展方向的决定权,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就是如此。“但是,这个制度在内地和香港两地行不通,两地都不允许‘同股不同权’的情况出现。”

对于A股为何限制多、门槛高的问题,许澍泽的解释是,内地市场有炒新炒小炒差的风气,不把股价和公司的经营联系起来。所以要严格审核,防止“差生当道”。“就像捕鱼,渔网太大,会错过很多高成长性的小鱼。但渔网太小,又会收上来很多臭鱼烂虾。所以如何平衡,也是监管部门一直在探索的。”

事实上,面对中国企业赴美上市潮,调整的探索一直没有停止。许澍泽告诉记者:“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宋丽萍曾建议,可以开设一个未盈利板,对于增长速度快的高科技企业,不设盈利门槛,走绿色通道上市。另外,注册制的问题现在也在讨论。”9月20日,证监会发言人张晓军透露,注册制改革方案将于年底前推出,“一旦实行注册制,就完全打破了盈利审核,只要财务真实的企业都可以上市,上市后对其严格监管,在资本市场用脚投票。”许澍泽说。

除了制度的建设,许澍泽还提到了品牌建设问题。“美国是创新的发源地,高科技企业普遍有赴美上市的情结,会觉得在美国上市,头上是有光环的。A股市场也需要品牌意识,要向纳斯达克学习,培养苹果这样的伟大公司,要让公司创始人以在A股上市为荣。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好,即使制度的限制没有了,高科技企业仍然不愿意回来。”

责任编辑:

声明: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人物》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2014-10-11 15:37

标签

最新文章

默克尔走人,驻德外国记者为何叫好

{r[title]}

许多人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治充满变革的力量,将更不可预...

特朗普在法国遭冷遇后,回国就向欧洲领导人

{r[title]}

今日俄罗斯(RT)12日对此评论称,特朗普在法国受到冷遇后,回国...

安倍与美副总统会谈 磋商朝鲜无核化与贸易

{r[title]}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1月13日上午在官邸与美国副总统彭斯举行了会谈...

加沙战火再起,联合国秘书长敦促冲突各方保

{r[title]}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呼吁加沙地带冲突各方...